环保“动真格” 上半年多家家具业因污染环境被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2-11 09:55
  • 人已阅读

京华时报杨凤临年近六旬的魏某,是房山区某农民工子弟黉舍的校车驾驶员。本年4月的一天,魏某在接送先生时,因超载16人,超载率高达66.67%被交警查获。近日,房山法院以风险驾驶罪判处魏某拘役一个月,并处分金1000元。 据检方告状,被告人魏某是北京市房山区某黉舍驾驶员。2016年4月26日6时50分许,魏某驾驶金龙牌大型普通客车载乘39名先生,由北向南行驶至房山区拱辰大巷北关路口时,被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房山交通支队民警查获。 魏某驾驶的客车的额外乘员是24人,经查,该车实际载客40人,超过额外乘员的66.67%,属重大超过额外乘员载客。检方以为,该当以风险驾驶罪追究魏某的刑事责任,鉴于魏某存在坦白情节,可依法从轻处分。 庭审时,魏某对检方的告状不异议,并当庭悔怨,默示已认识到过错和问题的重大性。 法院经审理以为,检察院告状被告人魏某犯风险驾驶罪的现实清楚,证据的确、充足,告状罪名成立,量刑提议适当,应予采用。 本年5月13日,房山法院一审判决魏某犯风险驾驶罪,判处拘役一个月,并处分金1000元。 ■法官说法 风险驾驶再也不局限于醉驾 经办此案的法官告诉,《刑法修正案九》将《刑法》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修正 休学为:“在途径上驾驶机动车,有以下景遇之一的,处拘役,并处分金:追赶竞驶,情节恶劣的;醉酒驾驶机动车的;从事校车营业或者游客运输,重大超过额外乘员载客,或者重大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;违背风险化学品安全管理规定运输风险化学品,危及公共安全的。” “据此,风险驾驶罪已再也不局限于醉驾以及追赶竞驶,从事校车营业重大超载的也在此列。”法官告诉,本案中,魏某驾驶的车辆为校车,所载人数超过额外乘员的66.67%,属重大超过额外乘员载客,故合乎风险驾驶罪的行为要件,联合客观方面等要素,法院判定其冒犯刑法,构成风险驾驶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