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时的天空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2-27 08:55
  • 人已阅读

篇一:幽谷城堡你又远行了,把我寄放在这锦城空谷,一个人独居幽静。每天在这月亮树下,焚香祈拜!希望你一路平安,早日归来!其实,你走与不走,对我而言,你都在天涯。只不过看不到你亮起的那盏灯,看不到那文字所组成的乐队为我演奏,更难熬,潮湿的思念更沉重。今夜,我的每根神经被你踏出思念的火花,原本枯萎烘干的菊花,掺了我滚烫的泪水而竞相舒展,绽放于透明的玻璃杯中,并芳香四溢。如水的思念随袅袅上飘的茶烟舞出一道剪影,在月光下弹跳,轻吟:{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,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;此水几时休?此恨何时止?夜,不约而至。一抹烟云,一袭帘幕,淹没了你的身影,模糊了我的视线。清风拂过,花瓣零落,飘飘飞洒,让人心隐隐的疼。那株木棉树上栖息着一只孤雁,更揉碎了我的心。落寞的心事,隐匿在夜色的凝重里。现实的面前,我还是弃不开你的身影,你蛰伏在我的心里,成了我时刻展阅的序幕。这样地痛彻心扉,却注定无法牵你的手。你为什么要远行?你就那么喜欢远行吗?当思念无法释怀时,文字的声音,如七月盛开的鲜花,蔓延墨花只为你。一个个文字雀跃流淌。那缠绵,相思,在页集里舒展,豪放;在兰亭序里泼墨,挥毫,红袖添香;巴山夜雨共剪烛;你微笑的姿态,贮藏在叶脉间。轻描你在时光的流程里,雕刻你在心间。扬扬的花絮从指间滑落,定格成心灵的缤纷绮丽。让一颗世俗的心,盛满尘世的烟云,穿透我的心扉。只是四季的更替,已失去那锦瑟年华,纷乱的心总无法把完整的心思刻画。这不听话的小精灵也总排列不出满意的长短句,诗意的浪漫也描摹不出我的黛眉如郁,心思缱绻。烟云处,你依然远在天边。我知道,对于你无论是远行还是驻足,我永远在你记忆的原点;永远为你燃那盏难以熄灭的烛灯;永远是你闲情逸致时赏的那一抹嫣红。夏夜星光璀璨,绽放在你必经的路口。不知你是否听到那花开花谢时落红的哭泣声?当残飞的花瓣随风起舞时,不知你是否把这一次当作最后的旅程?我陪着这娇颜的夏花,站在支离破碎的月光下,心底盼你归来的声音扎根在守望的门楣下那废墟中。你是否记挂着这花与指的琴瑟共鸣?咫尺,天涯,流年飞转。但只有你的脸清晰的如此明亮,百转千回的眷恋,多少个日夜辗转难眠;多少个日出日落,徘徊,游离。这一世的情结,会不会搁浅在你的沙滩?虔诚的守望,踏碎了多少月色,荡乱了几次清风?我望着遥远的天边,看着你离去的背影,长叹一声。试问:如果有一天,我也去远行,你会不会也向我如此种种?会不会也等我在这幽谷城堡,或者写下如我这般忧郁的文字?让相思的泪滴,浸染这一页页素笺。篇二:城堡之梦人的一生走过许多大大小小、曲曲折折的路。人们总说,人的目标总应该在前方,只有在前方走得那些激动人心的路,才会有辉煌的一生,而我想说的是,人只有把前方的路当做目标,以此为航标,这句话并不假,但是,为什么人们不多想想,为什么拼命追求一生。最后,停下来回望她走过的路,原来是那么充足。(中国散文网www.sanwen.com)今年的我—14岁,我有过自己最纯真最幸福的日子——童年,而让我因此停住脚步来回望童年日子的原因,完全是因为一句广告词:“人的一生中会做很多辆火车,重要的不是目的地,而是沿途的风景。”回望童年,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儿时的童稚行为,我也发现在哪一瞬间,我的脸庞划过一丝微笑,在旁人看来,我是那么的充实幸福小时候,听妈妈讲,我是一个很乖的孩子,但随着好玩心的加重,我变的十分顽皮,总是想方设法的逃出来玩,在那时,我有自己的伙伴,三个人经常出来做一些不像女生的事,跳大石头、爬高的,都打狗。我们都干过,而让我们最欢喜的不是这些,而是那些比较淑女的设计城堡。城堡,让字面意思来说,是像皇宫一样的房子,而在我们那个有欢乐、有忧愁,更多的是编织梦想的日子,城堡成了我们的梦,它寄托着远大,美丽和幸福。“这个不是这么弄得,它应该是一应俱全。”“不,这个城堡并不是一应俱全,还应该是华丽,还应该有更多的装扮和想法。”三个幼稚的小孩因为城堡的构造而产生了分歧,她们已经完全把它们当做是一座城堡,丝毫没有回到现实生活中,她们把自己当成了这座城堡的主人在努力完善着它。这个地方我认为我们应该弄个床,这个地方我们应给弄个厨房,好不好,还有还有,这个地方是客厅……哦,好吧,那这个地方是什么呢,要不然我们在这里种一棵树,等到好多年后,我们长大了再来看它,看它长高了没有。他们完全在憧憬中,丝毫没有从她们梦想中的生活中走出来,她们一直在憧憬希望着的是三个人住在一起的城堡,而她们只有眼前她们憧憬的城堡,丝毫没有想到,其实在她们眼中的城堡是在旁人心里一文不值得一堆沙子,可是在他们心中却弥足珍贵。那逝去的美好的童年的梦就好像无数的星星,他们只会眨着眼睛,却不会说话,时光只有前进,不可倒退。童年只有回味和回忆……篇三:一方城堡这里是一方城堡,是没有历史记载的小镇,在经济的催生下短、频、快发展起来的新型城镇。四面有围城,常是黄梅时节,阴沉沉的云、黯淡,伴有凉飕飕的风、凄厉,几乎见不到光亮、黑暗。家长制的作风,拒绝任何新消息传入扩散,也防止城堡的政令外泄,愚民是他的法宝,恭顺是他的理想,仅有的两个,通向外面世界的窗口,掌控在皇亲国戚的手里,正是所谓的,一朝天子一朝臣。这里饲养的要么是奴才,要么是争当奴才的人,但凡有一丝叛逆,不是被残酷的摧残,就是被无情的屏蔽,像铁桶箍着,黑洞洞,看不清远方。我,生活在这里。既不是皇亲国戚,也不是奴才,不肯迎合、不愿听命,便没有好运,我使出浑身解数去逃脱,换回的是伤痕累累的刑罚,千疮百孔的身躯包裹着一颗不屈的心和不甘下跪的膝盖骨,于是,我的命运从此波折,没有坦途,一会被搁在冰窟,一会被置在烈火,常常是生不如死的感觉,可,我咬着牙挺住,不倒、不退缩。尽管,我不知道,我在坚持什么,固守什么,期盼什么,我只知道,不能被这些卑鄙击溃,不能在他们跟前低头。活下去,就要有路,城堡的每条路都布满荆棘和石头,不穿他们发配的鞋,就难以迈步,硌脚刺心痛。我用厚厚的棉布缠结,不顾旁人的白眼疾步,嘲笑如潮般汹涌,不识时务的结果只有一个,孤独、落寞;不合时宜的下场也只一个,穷困、潦倒;不无条件配合,结局明显是打倒,再踏上一支脚、践踏。这些,我都能忍受,用不屑的眼光藐视折磨我的人,用灵魂的高贵迎向狰狞笑。无路可行,就困在原地,也胜过一群奴才一窝蜂的迁移,每迈一步就是更深一层的可悲与可怜。我不仇视他们,而是自为不属于这里,不会与他们为伍,竟然悄悄离开都不准,还要硬塞城堡的君主思维,强洗脑,清一色,统一标准,我的拒绝和抗争,虽然在城堡里微不足道,起不了波澜,可我自恃,于我是强大的、坚固的、不可摧的,欲令我屈服,勿宁让我断头,丢入厕所,也是又臭又硬的尖石头,污言碎语算得了什么。整个的我与城堡格格不入,甚至离经叛道,单枪匹马我也敢去挡,身单势薄我也不退缩,做就做他们的眼中钉、肉中刺,最起码在黑幕交易时有丝丝怯意,不敢明目张胆;潜规则时有所畏惧,不敢趾高气昂。我已被他们投在烂泥塘,再怎么收拾也在烂泥塘,豁出把皇帝拉下马的胆量,即使坠落、深陷、变成烂泥,也无所畏惧。有意味的是,他们任我一个闲官,专管计划生育,我本就是带刺的人,而今变成了刺猬,本就少亲寡友,现在更是孤苦伶仃,其实,我知道他们的伎俩、他们的企图,不过是欲置我于死地,让我立不了足,偷不了生,不让我逃脱,活活困死,别再想翻身,这是他们的默契阴谋。他们要维持城堡的戒律,在他们眼里城堡是天堂,实际是地狱,我已变成了鬼,他们自认已成神,他们全醒我独醉,他们有他们的价值标准,尽管是断层没有传承,是贪婪没有敬畏,是利欲熏心没有礼义廉耻,却是他们的天、他们的地、他们的整个世界,在我的视界是一孔、一畦、是微不足道的一渠,我看到的是熙熙攘攘的挤,误认为是海阔凭鱼跃的天地,是送我上青云的那阵风,喝一壶就忘了是谁,给朵云就不知道先辈,这就是城堡的真实。让他们去享受、去沉醉,我只想遁去、隐去、归去,唾弃、争一寸天地,昂首、望一米阳光,一方城堡,不惧。中国散文网首发:http://www.sanwen.com/sanwen/995461.html